车站相会

很多很多年前,那晚我踏上了归程,火车在晚上8点准点始发,我将在自己的硬座位置上慢慢煎熬14个小时后方能到达火车终点。无暇琢磨该如何打发这漫长时间,就在3个小时之后火车将中途停靠,在那将与先生初次相会。

随着火车慢慢开动,我漫不经心的与同学聊着天,心里却暗暗的担心着,他会对我印象好吗?想到这里,借着去洗手间,走到火车梳洗处的大镜子前,镜子中的我,内穿着深紫色薄款贴身羊毛衫,下配修身牛仔裤,外套一件敞开着拉链的粉紫色羽绒服。我端详着镜中素颜的我,心中暗暗的想,这样的我,先生会有好印象吗?

离开镜子回到座位上,我给先生发了条信息告诉他,火车已经出发了。也许是担心先生错过时间,于是又补了一条短信,告诉先生将在12点停靠先生的所在地。

我依旧与同学聊着天,眼睛却不时看着手机,心里焦急得等待着先生的回复,终于手机短信信号来了,虽然先生的回复仅有三个字“知道了”,我的心却稍许安定。

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慢慢流逝,对于此刻的我来说,却像在感觉每一秒每一秒的流逝。突然手机响了,显示好友的名字,我激动得立刻就接起电话,因为终于此刻有人可以感受到我的心情。电话那头好友说道,是不是马上就可以和先生见面了呀,接着又带着玩笑的口吻说,有没有去洗脸、化妆,穿什么衣服呀,我听好友如此玩笑,以一种不在乎的口吻回答道,还要洗脸、化妆呀,不用那么隆重吧,我还就是穿着这些天穿着的衣服。好友笑着说:他是先生吗?你当心点哦。好友仍然对先生的身份表示质疑。对于和我即将见面的那个人,好友一直对他的真实身份质疑,那时的网络虽然很纯净,但在到底没有见到真实的人之前,有这样那样的质疑,这也无可厚非,只是我从来都相信,他就是先生。

前方很快就到先生所在的中途停靠站,我又给先生发了消息,说自己马上就要到了,位置在第2节车厢,先生很快回信息说自己也已经到了。我紧张的心情代替了等待的焦急,似乎此刻反而希望火车可以开得慢点,再给自己一些时间。我来到了车厢门口,静静的站着,心里却七上八下的,火车很快就驶进了中途停靠站,火车停了,我的心紧张得提到嗓子眼,不由自主地弱弱的向车外望去,他在吗,立刻又将目光收回,此刻我似乎怕看到他,更怕接触到他的目光,外面一片漆黑,只隐约看到站台的灯光。不知什么原因,车门迟迟未开,我只能等在车厢内,感受着自己的复杂心情,约十五分钟过去,车厢门终于开了。

我第一个走下来,迎接我的当然是先生,在灯光的照耀下,映着那张俊朗的脸,毋庸置疑,肯定是他,虽然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生活中真实的先生。先生向我伸出手来,两人轻轻的握了握,立刻各自抽回,先生微笑着对我说,你比照片上要漂亮,一下子打消了我的紧张心情。我提议,到站台灯下说话,灯光下,我看清了站在我眼前的这个男人,他头戴着帽子,内穿土黄色毛衣,下身穿着条牛仔裤,外罩着一件黑色的羽绒风衣,手里拿着个塑料袋装着的饭盒,那是我要求先生为我亲自下厨所做的晚饭。先生依然微笑着把饭盒递给我说,里面有饭,你和你的同学可以分着吃,还有虾和蟹,接着说赶紧上车吧,一会车要开了。我着急得说,我们还能说会话呢。先生笑着说好吧,他就担心车开了。我们两个人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,此时即将开车信息传来,我知道现在真的要走了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突然上前抱住了先生,轻声说道,我们拥抱一下,先生也轻轻得抱着我,低声道:“拥抱一下”。

我依依不舍的上车了,上车时回头望了望站台上的先生,先生朝我摆了摆手,示意我上车,我上车后向车窗外望去,此时先生也同时向车窗内看来,四目相交,先生又向我摆摆手,示意我做到自己的位置上去,我向前走了几步,仍然望着窗外的先生,只见先生转向前方,优雅的向前走了两三步,又向窗内望去,看见我又向他摆摆手,我与先生似乎是同步,走两步相互对视,走两步相互对视,火车开动了......